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美股

前董事长被警方带走贤成系数亿民间借贷曝光

2018-10-25 18:48:45

前董事长被警方带走 贤成系数亿民间借贷曝光

韦承武

2012年的清明节,这一天在贤成集团位于广州市天河区总部的楼下,摆满花圈、挽联

前董事长被警方带走贤成系数亿民间借贷曝光

,中间摆放着贤成集团董事长黄贤优的遗像

这一幕并非黄贤优的葬礼,而是诸多债主在黄贤优欠债多年不还之后,联合起来讨债的一次行动。

时隔一年,《中国经营报》独家采访到彼时为黄贤优设立灵堂追债的两位债权人,据他们透露,贤成集团负债的规模远不止已披露的近20亿元,更多的债权人由于贤成集团并未进行资产抵押将面临血本无归的境地。

本报还从多个渠道证实,黄贤优为实际控制人的上市公司ST贤成()前董事长臧静涛已于今年早些时候被广西梧州警方带走。

尽管目前资产被冻结、现金流断裂的ST贤成已几近瘫痪,但更坏的消息或许还在后面。据悉,上市公司所拥有的数个矿权,由于早年贤成集团在收购矿权的时候仍有款项未付清,矿权面临被原矿主收回。同时,即便矿权还能留在上市公司,由于缺乏后续资金投入技改,相关项目不排除被贵州政府部门吊销矿权的可能。

欠了几百个3000万?

其实我们也对黄贤优之前借钱不还的事有所耳闻,有一次我们质疑黄贤优的还款能力。黄贤优就说我们贤成集团欠了几百个三千万,现在不照样屹立不倒?

3月27日,在广州市天河区一家茶馆见到了贤成集团的两位债权人陈先生、杨女士。

据陈先生介绍,他们二人是2010年下半年先后与贤成集团签订的借款合同,黄贤优以个人作保,借款金额5500万元,期限半年。

陈先生称,借款到期后,黄贤优并没有兑现此前的高额利息回报的承诺。后来追查之下,发现黄贤优几乎没有任何个人资产在内地,其妻名下有价值不菲的资产,我们调查以后发现,黄妻名下的都是婚前财产。签订借款协议时,贤成集团又没有任何抵押物给我们,我们的钱就一直被拖欠到现在。即便开庭追讨,也难有胜算。

其实我们也对黄贤优之前借钱不还的事有所耳闻,有一次我们质疑黄贤优的还款能力。黄贤优就说我们贤成集团欠了几百个3000万,现在不照样屹立不倒?后来一看黄贤优给得利息很诱人(45%~60%年利),我们以为他好歹是两家上市公司的老板,怎样也不会不还我们这几千万,谁知道竟落得血本无归。杨女士说。

黄贤优到底欠了多少债?

据已公布的多起诉讼以及上市公司公告统计,贤成集团欠下的债务已高达近20亿元。

肯定不止那么少!杨女士称,已公布的都是有抵押物的,像他们这样贤成集团没有任何抵押物的债权人很多,分布在全国各地。

我们这些没进入上市公司债务名单的债权人,组成了一个讨债联盟。仅我们这些人的合计欠款规模就达到8亿元以上,全国各地还有很多像我们这样的债权人,按黄贤优之前说的欠了几百个3000万元,他欠下的债足足有100亿元!

黄贤优借来的资金究竟流向了何处?曾有消息人士表示,资金基本都划到贤成集团旗下的裕成矿业,用于投资购买矿权。

钟文波(西宁国新法人代表,该公司为上市公司ST贤成的控股母公司)也跟我们说过黄贤优都把钱用于买矿去了,但据我们几个债权人去实地调查,裕成矿业根本没有买任何矿权,反而是我们在香港的债权人反映,黄贤优虽然在内地没有什么资产,但在香港却住豪宅,开豪车,买名表。杨女士说。

另据消息,目前黄贤优已经潜逃海外,留下的财务黑洞总额高达数十亿元。

上市公司濒临退市?

据了解,债权人联盟此前曾赴贵州实地考察上市公司几个矿场的生产情况,发现上市公司在技改和安全生产上并未投入太多资金,目前的情况根本达不到政府关于安全生产的标准。

大股东贤成集团的债务危机持续发酵,ST贤成也受到了致命的打击。

本报独家从广西一位司法界人士处获悉,不久前被证监局勒令辞职的ST贤成前董事长臧静涛,今年早些时候已被广西梧州警方带走,目前以刑事拘留的名义被关押在梧州某看守所。

我们了解到臧静涛是在广州的住处被广西警方跨省逮捕的,由于臧静涛人在广州,广西警方费了一番功夫才把臧静涛押到梧州的,他被抓跟此前韩雪松(黄贤优案中一民间借贷人,以付诸法律讨债)告贤成集团欠款1.2亿元一案有关。陈先生称。

一方面,公司矿产经营活动几乎陷入瘫痪。原本正常生产的华阳煤业、光富矿业、云尚矿业和云贵矿业四家子公司2012年度产量分别约为2万吨、0.6万吨、2万吨、9万吨,开工率分别仅为13%、7%、13%、60%,四家子公司业绩同比2011年大幅下降。

据了解,目前云贵矿业处于勉强维持正常生产状态,云尚矿业、华阳煤业和光富矿业三家仍处于停产状态。

另一方面,被各方寄予厚望的定向增发项目创新矿业,则遭遇更大困难。

资料显示,创新矿业主要经营项目为盐湖、有色金属选矿尾渣、尾矿资源化再利用循环,定向增发募集的15亿元全部投入该项目。而受大股东债务诉讼影响,上述募集资金中共4.2亿元先后被司法冻结。创新矿业目前处于停工、停产的状态。

不过,情况或许要比公司公布的要严重得多。

种种迹象显示,ST贤成位于贵州的数个矿权恐难以保住,这几个矿权在2011年为公司贡献了绝大部分的营业收入和利润。

据两位债权人介绍,黄贤优至今仍欠着贵州矿权原矿主的购矿款项。

黄贤优当年在贵州买矿的时候,出手很大方,人家开价多少,他还价的时候都往上加个800万、1000万元的,矿主得了便宜很高兴,于是同意在黄贤优未付清购矿款项之前就把矿权过户到贤成集团名下,这就给后来埋下了伏笔,如果矿主们也把黄贤优告上法庭,上市公司的这几个矿权极有可能被他们拿回去。杨女士称。

而即便贵州矿权未被原矿主拿回,也面临被地方政府撤销的风险。

据了解,债权人联盟此前曾赴贵州实地考察上市公司几个矿场的生产情况,发现上市公司在技改和安全生产上并未投入太多资金,目前的情况根本达不到政府关于安全生产的标准。

其实早年这些矿主之所以愿意把矿卖给黄贤优,就是因为没钱投入技改。黄贤优买到手后也没怎么在这上面投入,所以就导致了安监部门多次检查都没有通过,这才是贵州矿场经常停产的真正原因。杨女士称,如果贵州的四个公司迟迟达不到政府的标准,按照当地的政策规定,2015年这几个矿权将有可能被吊销。

同时,上市公司2009年定向增发的项目创新矿业也将面临新的麻烦。

据公司公告,由于贤成债务风波不断,ST贤成定向增发的托管银行农发行格尔木支行为了避免银行向创新矿业贷款3亿元的贷款本息收不回来,在事先不告知上市公司的情况下,将资金账户中3亿多资金全部强行划走。

某投行人士分析称,尽管按证监会的规定,定向增发的钱是专款专用,任何人都不能擅自动用,但农发行完全可以以避免国有资产损失为由,拒不归还ST贤成的定增资金。

而最坏的情况是,如果确如债主所说贤成集团欠了几十亿元甚至上百亿元的债,那么上市公司将面临无人接盘,最后退市的结局。

贤成集团如果真欠了那么多钱不还,破产清算是肯定的,而债权人肯定要求新的股东承接此前债务,即便借壳上市的诱惑很大,但要承担贤成集团几十亿元的债务代价实在太高了。前述投行人士称。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