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股票

预亏72亿中国中冶为一窝烂摊子埋单

2018-08-03 00:57:40

预亏72亿 中国中冶为一窝烂摊子埋单

上市4年后,央企中国中冶()终于要为旗下的烂摊子埋单。

中国中冶预计2012年将亏损72亿元。而一年前,这家企业还能获得42.43亿元的纯利润。

中国中冶的巨亏,缘于其近年来一系列的投资失误。给中国中冶带来巨幅亏损的主要项目包括葫芦岛有色金属集团公司(下称“葫芦岛有色”)、西澳兰伯特角项目以及承包中信泰富的澳洲磁铁矿项目等,并不得不为之进行巨额资产减记。

上市以来,中国中冶股价一路走低,投资者们不得不吞下中国中冶亏损的苦果。有业内专家认为,中国中冶本身就不是一家符合资本市场要求的企业,由于其央企的身份特殊才得以上市圈钱,但该公司的治理问题已经到了爆发阶段。

迷失葫芦岛

中冶投资的一个失败典型,是葫芦岛有色的收购。

2007年,中冶通过收购葫芦岛有色,成为锌业股份(目前的“*ST锌业”)实际控制人。中冶持有葫芦岛有色51%股权,而葫芦岛有色持有*ST锌业35.42%的股份。

然而,随后的5年里,葫芦岛有色出现连年亏损,其主要资产*ST锌业由于严重资不抵债,目前已经进入重整程序。

对于这项收购,中冶高层曾在一次路演时透露,在整合葫芦岛有色时,重点看好*ST锌业的冶炼能力、临海的运输能力、熟练的产业工人等战略价值。因为中冶集团有矿,对上游资源极度短缺的*ST锌业来说更是雪中送炭。

不过,中冶在重组锌业股份之后,一直未注入矿产资源,在矿源上也未向锌业股份给予照顾。“近三四年的市场,对于我们这样没有资源的企业极为不利,没有锌矿资源、没有煤炭资源。”锌业股份总经理张正东曾向媒体如是称。

数据显示,由于原料靠外购,*ST锌业业绩呈现大幅波动的特征:2008年、2009年、2010年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61.29亿元、48.56亿元和78.28亿元,净利润分别为-9.8亿元、6321.57万元和-5.83亿元。

根据*ST锌业最新业绩预告,2012年将亏损37.09 亿元,上市公司股东每股收益约-3.28元。而由于此前两年连续亏损,公司股票交易目前已实施退市风险警示(*ST)。“公司预约的2012 年年报披露时间为4 月25 日,若2012 年继续亏损,将在年报披露后被暂停上市。”

值得关注的还有,由于连年亏损,*ST锌业穷得甚至可能连银行利息都还不上。截至今年1月11日,这家公司在银行逾期贷款(含承兑汇票及信用证敞口部分)总计26.69亿元人民币。

本报最新获悉,*ST锌业目前已进入重整程序。管理人(锌业股份清算组)启动债权申报登记及审查工作后,截至2013年3月6日,已向管理人申报的债权人共307家,申报债权金额共计人民币40.25亿元。此外,与重整相关的资产评估等工作也在进行中。

与*ST锌业处境相似,由于葫芦岛有色工艺装备落后、社会负担沉重、资不抵债,短期内亏损局面难以扭转,“由于持续亏损,葫芦岛有色已严重资不抵债,贷款逾期,其所属资产存在明显减值迹象。”中国中冶如是公告称。

为了摆脱葫芦岛有色的拖累,中国中冶已经决定拟以8.60亿元的价格,将其所持葫芦岛有色77.5亿元的债权转让给公司控股股东中冶集团。此次债权标的包括借款本金约68.4亿元,利息约9.1亿元。

据悉,中国中冶对葫芦岛有色应收款项原本计提约69亿元坏账准备,但由于中国中冶此前已将持有葫芦岛有色的股权转让给了控股股东,转回本年度及以前年度超额亏损约30亿元,折算下来影响净利为39亿元左右。

对掐中信泰富

2006年3月,中信泰富花费4.15亿美元,分两次从澳大利亚富豪Clive Palmer手里买下西澳大利亚两个分别拥有10亿吨磁铁矿资源开采权的公司Sino-Iron和Balmoral Iron的全部股权。

次年1月份,中信泰富与中国中冶集团签署EPC承包合同,由中国中冶负责选矿厂及相关设施的设计、采购、建设、调试及投产。

按照当时双方的计划,预期工程需要3年,首批矿产将于2009年初投产出矿,在使用中国工艺和技术、中国设备和中国劳工的前提下,合同总额17.5亿美元。

而现实的情况并没有那么顺利。在项目的建设过程中,澳大利亚的人工成本、工程材料等都在上涨,中冶的建设工期,也在不断延迟。

对于项目建设不断延期的原因,中信泰富和中冶各执一词。中信泰富方面表示,造成项目投产滞后的原因很多,其中包括缺乏经验和因极端天气和飓风造成的设备运输延期等,但中冶负责的选矿主工艺部分仍是投产滞后的主要原因;而中冶方面则指出,中信泰富方面对工艺方案多次调整,同时双方对澳洲的法律、标准及汇率波动估计不足。

2010年5月,双方签订补充协议,增加合同额8.35亿美元,2011年年底,双方又签署了一份补充协议,将合同总金额提高到34.07亿美元,不过,中冶当时指出,截至2012年6月,Sino铁矿项目累计发生的项目成本仍超过业主认可的合同总金额(34.07亿美元)30亿元。

“投资当初正值大宗商品一路上涨之际,双方对此后的市场急剧变化和当地的人工、建设成本都估计不足,才导致双双被项目套住,”一位国际矿山巨头企业中国区的业内人士对《第一财经》分析,比如在国内建设一座二孔桥的造价约500万元人民币,但在澳大利亚,为保护生态需要采用钢板桩,最终造价可能高达5000多万澳元。

再比如根据澳洲当地法律的规定,如果按照当地劳动力市场的条件招不到劳工时,才允许从中国等引进外籍劳工,但为了安全生产和沟通需要,对引进的外籍劳工都有语言和技术上的考核要求,而对中国的工人来说,技术考核一般没什么问题,但雅思却不一定过得了关,因此要想使用成本较低的中国工人并不一定能如愿。

深陷兰伯特角

中冶自己在西澳收购的铁矿项目也迟迟未能开工,无法将巨额的投资转变为现金流。

2008年,中冶在澳大利亚的一家子公司中冶西澳矿业有限公司,与澳洲采矿商兰伯特角资源有限公司和Mt Anketell Pty Ltd公司签订《租地及相关资产转让协议》, 以4亿澳元 (约合3.7亿美元)的价格收购西澳大利亚兰伯特角一带的相关矿业租地。

这一开发项目位于西澳大利亚北部临海的皮尔巴拉地区,距海岸地区只有10公里,从出口海运角度来看可谓“优越”。

2009年,中冶曾在其上市招股说明书中披露,兰伯特角矿山项目原计划在2011年开始建设,基建期为2年。然而直到现在,这一项目仍未能开工建设。中冶不得不根据兰伯特角资产的预计可收回金额对其进行减值测试,2012年度对兰伯特角资产共计提资产减值准备约23亿元。

在中国中冶公布的2012年半年报中,该公司透露,兰伯特角项目的地质补勘工作已完成,资源储量增加至19.15亿吨。在三季报中,公司对澳大利亚兰伯特角铁矿项目的介绍是,目前正在推进该项目引入战略投资者工作,并进行矿权的日常维护工作。

而在去年12月,商务部官方站刊登了来自驻澳使馆经商处的一则

预亏72亿中国中冶为一窝烂摊子埋单

,称据《澳洲》报道,由于澳洲矿业开发成本增高,中国中冶已搁置兰伯特角铁矿石项目,并将员工撤出珀斯。

一位接近中冶项目的知情人士昨天对本报表示,珀斯办公室的确撤出了部分人员,但主要是为了降低成本,不过目前项目的确进展不大,还处于等待环评审批、做前期工作阶段。

“4亿澳元买下一个矿,谁愿意拖延时间?澳元汇率在变,矿价也在变,澳洲甚至还要征收资源税,如果不能对投产后的市场开拓做好准备,即使投产也不一定能获得好的效益。”上述人士坦陈。

“从去年八九月开始,矿价大幅下跌,虽然近期有所反弹,但基本上矿石供需已经从供不应求向供求平衡转变,如果去年那个时候还没有开始启动建设的项目,不管是后续融资还是投产后的经济效益,都会变得不乐观。” 一位长期为一家澳洲当地矿业公司工作的高管告诉本报。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