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债券

达芬奇称央视记者欲吞杭州店总经理自曝遭威

2019-01-13 15:21:55

达芬奇称央视欲吞杭州店总经理自曝遭威胁

今日“达芬奇家居”官方微博针对昨晚“中央电视台《每周质量报告》李文学通过中国络电视台严正声明”做出了回应,达芬奇家居称已向司法机关举报李文学,同时表示向媒体投诉李文学的材料均有证据佐证,并列举了2007年天涯社区和凯迪社区的关于李文学的涉嫌犯罪的文章,欢迎李文学起诉,并将在法庭详尽披露相应证据。

更为引人注目的是,“达芬奇家居”在回应中首次指出李文学企图趁人之危侵吞达芬奇杭州店,并欲把“达芬奇”更名为“芬达奇”。

以下为达芬奇家居的回应全文:

对李文学个人声明的回应

一、李文学声明对7月10日、17日两期《每周质量报告》所报道内容的真实性负责。请李文学回应如下质疑:

1. 7月10日《每周质量报告》报道唐英购买的达芬奇家具气味刺鼻,有严重质量问题。事实是:2010年9月达芬奇起诉唐英拖欠货款的民事纠纷,在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三次,达芬奇愿意就质量问题委托法院指定的鉴定机构进行司法鉴定,但是唐英一直不确定鉴定机构,导致诉讼进行不下去。李文学只要和达芬奇联系就能够了解到事情的真实情况,为什么7月10日的报道没有对当事人达芬奇公司进行过任何正式采访,为什么报道中只字不提达芬奇正在通过法庭向唐英追索欠款,而仅听唐英一面之词

达芬奇称央视记者欲吞杭州店总经理自曝遭威

?李文学如何对这个真实性负责?

2.7月10日《每周质量报告》指控达芬奇代理销售的意大利卡布丽缇品牌家具是国内生产,存在产地造假问题。事实是:2011年4月19日央视朱锋到卡布丽缇在意大利坎图镇的厂家实地采访,朱锋已经得到厂家确认,达芬奇销售的是意大利厂家原产的家具,朱锋当时就向国内通话说明了产地真实等情况,并质疑了李文学的采访安排,李文学已明知当时的情况(这段采访视频已经上传到络上)。为什么《每周质量报告》两期节目里不仅没有反映这个采访到的事实,反而报道的情况与朱锋到厂家采访的事实相反?李文学如何对这个真实性负责?

3、 7月10日《每周质量报告》另一个重要的事实是央视采访东莞市长丰家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丰家具厂”)的总经理彭杰。事实是:彭杰不是长丰家具厂的总经理,彭杰是东莞街头为各个家具厂自由跑单的业务员。长丰家具厂的法定代表人、真实的总经理是黄文聪。以央视的采访能力和手段,搞清楚谁是长丰家具厂的总经理和法定代表人是很容易的事情,李文学为什么将一名自由跑单的彭杰确定为长丰家具厂的总经理?李文学如何对这个真实性负责?

4、7月10日《每周质量报告》的核心事实是达芬奇销售的意大利卡布丽缇家具是在长丰家具厂代工的,并以一张价格9,795元的布板挂架付款凭证来证明长丰家具厂每年为达芬奇代工制造5,000万元的家具。事实是:长丰家具厂为达芬奇加工的布板挂架是深圳达芬奇展厅里用以展示布艺的自用品。东莞工商局已经查明长丰家具厂和达芬奇公司除了两笔布板挂架(一笔9,795元,一笔12,921.40元)的业务外,没有任何其他业务往来和银行资金往来记录。相关调查结论已公布在广东省工商局的官上。李文学到底是如何调查证实长丰家具厂每一年为达芬奇代工5,000万元家具的事实的?李文学如何对这个真实性负责?

5、7月17日《每周质量报告》报道达芬奇重庆店存在进口货物海关报关单造假问题。事实是:根据该期报道的情况,重庆工商局前往上海海关调查的结果是达芬奇不存在伪造海关报关单的问题。上海海关委托会计师对达芬奇审计后认为,达芬奇在海关进口手续上原产地申报真实。李文学如何对这个真实性负责?

6. 工商行政管理机关早已查实未发现达芬奇存在产地造假行为,为何李文学主导的栏目组从未对这一核心事实予以报道,反而在相关后续报道中有意“忽略”这一调查结论?

我仔细研究过李文学主导的7月10日、17日《每周质量报告》的两期报道,整篇报道的核心事实都是虚假的,甚至是刻意导演安排的,我愿意和李文学就这两期报道进行截屏分析,把双方的事实摆在公众面前,接受大家的评判。

二、李文学声称不存在与他人勾结、陷害达芬奇家居的行为。试问李文学为何向我谎称还有500分钟对达芬奇不利的视频要播出?为何威胁我如果不支付唐英450万元将会导致我先生有牢狱之灾?李文学为何不回应他与唐英夫妇是否熟识?

三、有关李文学向达芬奇索要100万元人民币事宜。李文学可以向其好友崔斌核实,崔斌知道全部实情。我确信崔斌已经了解中国法律有关“诈骗罪”主犯与“敲诈勒索罪”从犯的区别。达芬奇已经将相关线索举报至司法机关,李文学是否收受该100万元以敲诈达芬奇,我相信中国司法机关会依法调查清楚。

四、本人注意到,早在2007年,天涯社区和凯迪社区就有李文学涉嫌犯罪的文章,李文学不妨对此予以辟谣和澄清,以维护其名誉权。

五、李文学声称达芬奇向公关公司支付所谓的公关费与其无关。但李文学与崔斌以及我本人三方多达五次面谈时,李文学当面教训我支付公关费是合理的。我要求李文学就达芬奇事件在央视作一些客观的正面报道,但李文学建议达芬奇把其代理的意大利奢侈品巨头请至央视二套《对话》和《中国财经报道》栏目制作节目,并再次提及需要相应的费用 .

六、除涉嫌敲诈达芬奇外,李文学还企图乘人之危侵吞达芬奇杭州店。甚至建议达芬奇改名“芬达奇”,淡化达芬奇品牌,强化达芬奇代理的意大利品牌。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