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国际

老太疯狂集资15亿华夏平安卷入邹氏借贷大

2019-01-13 15:16:55

老太疯狂集资15亿 华夏平安卷入邹氏借贷大案

邹秦疯狂集资数十亿,华夏银行平安银行卷入,东莞信托宗申动力垫资亿元

六旬老太邹秦,和她不到40岁的女儿邹鑫,被深圳民间资本圈拉入黑名单。浸淫深圳民间借贷多年的胡群(化名)向理财周报透露,“完全不用上,随便打个,谁都知道母女俩。”

今年7月31日,邹鑫及其弟邹锐,一同收到深圳市罗湖法院的传票。对这家人而言,法院传票早已是家常便饭。母女三人及其名下公司,近两三年涉及的民间借贷纠纷起诉案数十起,可查涉及金额近2亿元。

母女两人用古老的“拆东墙补西墙”手法,注册十来个空壳公司,并借助普宁政府工程,打造 “产业庞大”的幻象,让诸多债权人趋之若鹜。

在邹氏繁杂的借贷链条上,除了数十个民间债权人,包括揭西农商行、华夏银行、平安银行和宗申动力等大型机构也被卷入其中。

据知情人统计,只算本金,邹氏家族欠款至少15亿。包括8.5亿民间集资,三四亿拖欠的工程款,以及3亿金融机构和上市公司借款。

多位债权人已报案,而主导局势的邹秦行踪不明。业内人称其为深圳吴英案。

老太疯狂集资至少15亿

“老太婆欠我们3家的钱就有4.5亿元左右,另外告上法院的、零散没告的、银行、信托、上市公司的大概7.5亿元,加上三四个亿的工程垫资,起码15个亿。”

“很多事情都是老太婆在掌舵,她女儿执行,儿子很多事不清楚也不关心。”邹氏的主要债权人之一胡群(化名)对理财周报说。

“老太婆”是深圳民间资本圈人士对邹秦的叫法。获取的资料显示,邹氏一家是广东揭阳人,邹秦今年64岁,邹鑫37岁。据胡群介绍,邹氏母女各有3个身份证,邹秦今年6月才注销邹淑英、邹臻两个身份,而邹鑫还有另一个常用身份:邹红。

母女三人在深圳注册了一系列公司。据其公司一名高管介绍,截至去年,邹氏实际控制的公司有二十几家,主要用来融资运作的有8家,包括深圳高路德珠宝艺术交流中心、深圳高路德投资公司、深圳惠泽房地产评估公司、深圳重信科技公司、深圳尚一动漫公司、深圳星宝星贸易公司、普宁高德置业发展公司、东莞力恒正鑫置业投资公司。

这8家公司密集出现在邹氏涉及的诉讼案里。据不完全统计,年,以邹氏母女3人和8家公司,因民间借贷纠纷被告上深圳各家法院一审的案件达32起,其中可查具体标的金额的有14宗,合计约1.8亿元。

“保守估计,他们的民间借贷诉讼至少六七十件,大债主碍于面子很多都没上诉。”胡群说:“老太婆欠我们3家的钱就有4.5亿元左右,另外告上法院的、零散没告的、银行、信托、上市公司的大概7.5亿元,加上三四个亿的工程垫资,起码15个亿。”

“到底欠了多少钱,连他们自己都算不清。”邹锐名下一家公司高管余启(化名)对理财周报表示。

“从2010年开始,老太婆有大面积的追债。”胡群告诉。实际上,去年下半年开始,邹氏旗下主要公司已陷入“多个债主,轮流讨债”的境地。

深圳工商局资料显示,从2012年8月开始,深圳高路德投资公司持有高路德珠宝艺术交流中心的96.67%股权,被深圳中级人民法院、东莞第一人民法院先后4次轮候冻结,同时邹锐持有的1.43%股权也被东莞第二人民法院、深圳中级法院轮候冻结。

深圳高路德投资公司本身也从2012年10月开始,先后被3家法院6次轮候冻结,冻结期限已排到2015年7月29日。被法院冻结的还有深圳惠泽房地产评估公司、深圳尚一动漫。

10月9日下午,理财周报来到深圳福田联合广场,高路德投资公司注册地。在19楼,一家不见任何公司招牌,也没有前台人员的办公室里,工作人员称这就是高路德投资公司。而工商资料显示重新科技所在的51楼,已变成一家支付公司。“都搬到了19楼,反正也没什么人工作。”内部人员坦言。

接着,来到惠泽房地产评估公司注册地,深圳市罗湖区贝丽路柏丽花园裙楼一楼,并未见该公司踪影。该裙楼住宅区保安人员称,该公司一两个月前还在,但偌大的办公室平时没什么人往来,现在是新装修的珠宝公司。而位于深圳动漫基地的尚一动漫公司也早已搬离,其办公楼物业人员说:“尚一动漫2011年下半年就搬走了,里面10个人不到。”

“邹秦的公司就是一堆空壳子。”余启向理财周报坦言。

民间圈钱术,“拆东墙补西墙”

民间借贷最大的诱惑始终是高息。2010年起,邹氏母女三人及其名下数家公司,互相反复担保,形成内部担保络高息借钱。

一个60多岁的老太太,为何可以让一大群人趋之若鹜,掏出巨款?

“老太婆脸皮够厚,很会忽悠,对天发毒誓这种事情对她来说太容易了。为了借钱,她很肯花钱。一般人砸一千块请人吃饭,她肯砸一万块。”胡群透露:“别看老太太没什么文化,她很善于利用时间节点,摆布大局。”

这个特点在邹秦竞拍普宁兰花酒店项目时可见一斑。据胡群介绍,邹秦通过远方亲戚牵线认识揭阳市某领导,赶在拍卖当天登门拜访,离开时以车坏为由,乘着市领导的公务车到拍卖现场,在众人疑惑中顺利拿下项目。

而在民间集资过程,债权人表示邹秦巧用时间节点的能力发挥得淋漓尽致。回想起借款给邹秦的经历,胡群直呼“最大的失误。”

“当时她跟我说,要建深圳(水贝)最豪华的珠宝会所,缺装修费。我去了看到场面确实很大,几千平米,回来在国土系统查,物业没有抵押,认为这个人很有实力。但我没想到这个物业竟已在银行办理抵押手续途中,状态同样显示正常,等我把钱借给他才发现已被抵押。”胡群回忆道。

以富丽堂皇的珠宝中心为起点,新建的灵芝厂、联合广场物业、以及普宁市政府工程新兰花广场,从此成为邹秦借钱之前必带大小债权人参观的地方,借款理由几乎都是需要流动资金周转。而看得见的气派产业让越来越多债权人愿意铤而走险。

“我们看到他们经营的珠宝会所,装修得富丽堂皇,厅里摆放了很多名贵珠宝。尤其是他们在普宁还有一个政府大项目——普宁新兰花广场。我朋友说,放贷风险应是可控的。”给邹鑫借了2500万元的债权人杨颖表示。

当然,民间借贷最大的诱惑始终是高息。2010年起,邹氏母女三人及其名下公司,互相反复担保,形成内部担保络。

2010年11月,杨颖借给邹鑫担任法定代表的高路德珠宝中心2500万元。双方签订书面借款合同约定,约定借款月息为1.62分,借款期限为3个月,逾期未归还每日罚息0.8分。

“书面合同约定的1.62分月息,这是为了使合同合法,因为利息不能高于银行同期利率的4倍。”杨颖说,当时邹鑫私下承诺给她的月息是5分,2500万元3个月利息为375万元。

这笔借贷中,邹氏母女三人以及其常用的7家公司作为连带担保人。同样的担保人,不断出现在其他债务人的借贷合同上。2011年2月到期后,杨颖没有收到一分钱,担保人邹鑫本人也联系不上。

曾自称知情人的“陈女士”代表邹氏母女对媒体表示委屈,民间高利贷将邹氏一家逼得走投无路。对此债权人胡群表示:“到了现在这个地步,根本没有人要她还利息,我们连本都要不回。”

胡群对理财周报说:“我们很多债权人现在一起交流,才发现她一直在拆东墙补西墙。比如借了我4900万买联合广场的物业,最后借了另外一家人3900万还给我,本没还齐,又继续借,没有一个人可以取回自己的本金。”

就连邹氏的发家,也被指有“空手套白狼”的嫌疑。香港商人陈海就在上提供的控告书显示,2003年,邹鑫以邹红的身份结识了他,然后为其生下一子,并从他公司转走6000多万元,完成第一桶金的原始积累。

“老太婆有5个,轮流用,你们根本不知道她什么时候用哪个。”和胡群一样在寻找邹秦母女的人们,分为地下钱庄、民间借款个人、金融机构、被拖欠工资的员工等几类债主。

几乎没有人可以掌握邹秦的底细。胡群说:“她有一个3人律师团,几个律师负责不同债权人的事情,没有一个律师可以知道全局。她那个姓王的律师,被欠工资几个月,已经起诉她。”

2011年某商业杂志采访邹秦时,62岁的她自我介绍:我1986年开始创业,开过诊所,做过医疗器械,现在的主营业务有房地产、饮料、珠宝等。熟悉我的人说我每天都神采奕奕,精神矍铄,我觉得最重要的一点是,我始终保持一颗平静的心,遇到任何事情都能坦然面对。我像年轻人一样喜欢追着爱情片,喜欢看时装秀,喜欢穿漂亮的衣服。

华夏平安银行卷入

东莞信托被坑

“除了银行、还有信托、担保公司,一般几十万的,只要能借到都会借。”邹氏公司一名不愿具名高管透露,平安银行、光大银行也是债主。

如果说民间资金冲动而贪婪,那么机构的卷入则颇为蹊跷。

据多位债权人介绍,邹氏背后有一个非常专业的融资团队:“除了银行、还有信托、担保公司,一般几十万的,只要能借到都会借。”

一位在邹氏三人相关公司负责营销的前员工透露,邹氏三人曾为了从银行借钱,让他帮公司业绩做大。“我负责销售的灵芝饮料,从去年5月到现在销售额不到22万,但做成了8年市值20个亿。”他表示:“当时好像找的是中信银行,他们融资部的老总带了五六个人来,最后没借成。”

真正与邹氏母女发生借贷关系的是华夏银行。深圳罗湖法院信息显示,2012年8月27日,华夏银行蔡屋围支行上诉案件已成立,被告是邹氏控制的深圳重信科技公司和普宁市高路德置业公司,案由显示为“金融借款合同纠纷”,开庭时间是今年2月27日。

而罗湖法院提供的调解协议显示,从今年6月至11月,重信公司需每月归还华夏银行蔡屋围支行30万元,今年12月15日之前还清余额。协议并未显示涉及金额,但知情人透露,华夏银行该支行为两家公司提供约6000万元借款。

值得注意的是,无论重信科技,还是普宁高路德置业,都被债权人指为“空壳公司”。据华夏银行深圳地区某中层人士透露,内部信贷系统显示,两家公司的信息最后更新日期是2012年3月,当时重信科技短期借款4900万元,总负债5632万元,总资产2.78亿元,而普宁高路德总资产4.46亿元,总负债4亿元,房产存货3亿元。

两份报表数据被指不符合现实情况。华南地区一资深客户经理对表示,6000万元对深圳一支行来说还是挺有诱惑力的,不排除企业财务报表有被美化的可能。

理财周报试图就上述情况求证华夏银行深圳分行

老太疯狂集资15亿华夏平安卷入邹氏借贷大

,但多次致电无果。

邹氏公司一名不愿具名高管透露,平安银行、光大银行也是债主。获取的资料显示,邹鑫和邹锐于2011年分别将深圳华侨城锦绣花园和天鹅堡房产抵押给平安银行深圳分行,2012年2月两个房产已被深圳福田法院查封。知情人透露,两套房产价值2000万元左右,平安银行的相关贷款应该在这个数字以内。

此外,据胡群介绍,2009年前后,揭西农商行已借给邹秦三四千万,购买珠宝会所所在地段,这笔资金至今没还。截至发稿时,该笔债务尚未得到求证。

信托方面,据知情人士透露,邹氏母女与广东地区几家信托公司都联系过,但只有东莞信托愿意合作。2011年6月,东莞信托官发布“宏信-重信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查询信托产品)”,计划募集1.1亿元,期限12个月,预计收益率为8.5%-9.5%。资金用途是受让购买邹锐持有深圳市重信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权收益权,该计划由邹鑫、邹秦、高路德投资及力恒置业连带担保。不过,这款产品并未最终成立。东莞信托客服人员告诉,内部系统已查不到这款产品。

对于信托产品已开始募集资金,但没有成立的现象,西北一信托公司资深信托经理表示,可能是募集资金达不到计划金额,也可能现实操作中之前约定的情况出现变化。比如,约定抵押物由于政策原因无法抵押。融资方随着时间变化,对资金需求有变,不想融资或成本要求有变。

知情债权人称,尽管没有成立,东莞信托最后还是为邹秦筹集了近亿资金,这笔借款也一直拖欠。对此,多次致电东莞信托相关负责人试图求证,联系未果。

烂尾政府工程兜底

宗申动力试图接盘

“2009年底还是2010年,宗申动力高层帮邹秦还了7200多万的债,我看过他们的合同原件,这笔债现在还没结。”

许多债权人都在困惑,邹氏母女借的巨额资金,流到哪里去了?

掌握邹氏情况较多的胡群估算,目前邹氏母女大概还有20亿资产。最值钱的是普宁的兰花广场,价值1亿元左右。

公开资料显示,2011年,邹鑫与邹秦以乡贤的身份,回到揭阳普宁投资,计划投资8.6亿元打造新兰花酒店城市综合工程,该项目包括兰花酒店和兰花广场,其中兰花广场地下共两层,面积达9万平方米,定位为“城市新客厅”。

据知情人士称,邹氏只支付了1.2亿元资金,其他工程款靠施工方垫资,另外当年开工不久,就以VIP会员形式,向当地社会人士募集1个多亿元的诚意金。

“还没取得预售许可证情况下出售铺位,是有很大问题的。最后募集的资金被迫退回了大部分,现在欠着3000多万,没法退。”上述知情人士表示。

今年9月,在当地政府催促下,邹秦承诺支付3000万元,完成地面广场建设。“3000万是从境外打进来的,我们都怀疑邹秦之前把大量资产转了出去。”胡群称。

原计划5个月竣工的兰花广场,至今已拖延两年,依然无法验收。普宁市市委有关负责人表示,“公司出问题,政府来买单是不可能的。”

据多位债权人介绍,重庆上市公司宗申动力曾经试图接盘在建的兰花广场项目。一位邹氏母女旗下公司担任过高管的离职员工透露,去年下半年,宗申动力高层带来20多人的大队伍,到深圳实地考察。

“谈了两个多月,还带了审计,看了两趟,已经打了1.5亿元过来,但我们需要资金过桥,还没完成这一步,后来有分歧,资金冻结用不了,最后不了了之。”据这名前高管透露,最后邹氏母女用高薪将宗申动力一位负责财务的高层直接挖过来负责融资。

在此之前,传邹氏母女与宗申动力已有接触。“2009年底还是2010年,宗申动力高层帮邹秦还了7200多万的债,我看过他们的合同原件,这笔债现在还没结。”胡群透露。

对此说法,理财周报致电宗申动力,截至发稿未接通。

知情人士表示,兰花广场停工之后,多家基金公司试图替邹氏母女盘活资产。“但是债务情况太复杂,根本没法解。只有邹秦亲自出来,一家一家债务谈,才有可能解决。但现在定位都找不到她。”多位债权人如此称。

不过,兰花广场项目施工单位的张姓负责人对表示:“前几天邹秦已经找过我,要商量欠债的事情。现在还没详谈。”

(:DF010)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